政法文化

你当前的位置是: 主页 > 政法文化 >

甘南笔记 (组诗)

时间:  2021-09-06 09:13  

腊子口

战旗烈烈,高耸的碉堡

依旧无法阻拦,这支队伍

奔向光明的脚步

稍远一些的山坳里

那些饱满的青稞出仓了

夜幕下的马蹄声

踩响一段悲壮的记忆

多年以后的这个午后

被誉为天险的隘口

宽敞的道路没入苍松翠柏深处

推开一扇厚厚的木门

就推开了一段辉煌的历程

黑措

风的心声经幡知道

​露水的心声草尖知道

大地的心声被那只花牛犊带走了

孩子的心声,随一阵秋雨

跌落祖先敦厚的怀中

拾级而上

登临九层佛阁时我已渐知天命

这些年零零星星吃过的苦

足以让自己明白,俯瞰众生

是多么无知的抱负

下楼的时候,搀扶过的那个老僧

用浑厚的嗓音,轻抚着

每一具污秽不堪的凡俗之躯

美仁

路的南面是平缓的秋天

成群的牛羊在山冈上慢慢移动

路北面是一场加速变冷的雨

一疙瘩一疙瘩的野草沉寂无语

从长长的经幡通道穿过

每个人都会听到猎猎风声

并非一人独坐于凄雨之中

我们都在等那一束光,破云而出

旗布林卡

最深的记忆来自三十六年以前

您侧卧在年轻的黑白胶片里

出诊箱宽宽的带子搭在草地上

那是多么美好的八零年代

辛丑年立秋,和少年推开半掩的大门

回廊的壁画色彩明亮

坐在檐下擦拭铜灯的人

满目含笑,多像等候多年的兄弟

如果可以的话,就想这样

一直坐下去,一言不发

看太阳落山,看众神归去

卓尼普

山神林里,有野草莓,有蛱蝶

有一些倒伏的松树上长满了青苔

风从山冈上安静地吹过

四野的青稞就慢慢熟了

从远方归来时已年近半百

老木屋也拆除多年了

炊烟四起的傍晚

仍有人唤起我的乳名

群山如黛,松涛若诉

想起三十六年前的那个霜晨

你携我走过圆木搭就的那座小桥

高原的秋天,大开大合

故园

每一座山冈都长着秋天的眼睛

每一张脸庞都溢满客气的笑容

惟有这条银河还如此清冷地悬在头顶

收藏着大地所有的秘密

有鸡鸣和犬吠,有篱下盛开的菊

一些虫豸偶尔也会跌落怀中

健在人世的亲人们还在磕磕绊绊地行走

我依旧无法一一伸出温暖的手臂

红色的岩石上覆满青苔

风化后的沙土尤带着苦涩的咸味

肃杀的凌霜已经在路上了

还是没能叫全这些野花的名字

这些年慢慢厌倦了所有的虚与委蛇

年近半百的时候,就会看到

曾经的过往都会堆在某个垭口

等你彻底暴露,衣锦还乡的虚弱不堪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南日报
(责任编辑:杨燕)